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巴彦淖尔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1:09:0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巴彦淖尔白癜风医院,承德白癜风医院,无棣白癜风,武清白癜风医院,吉林白癜风是否传染,泰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,北京治白癜风的西医

原标题:乔羽:歌是一杯热血沸腾的酒(组图)

【大家】

作者:崔济哲(新华社高级编辑,散文家)

写在前面

乔羽,词作家、剧作家,1927年生于山东济宁,曾任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、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主席、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名誉会长、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,现任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名誉院长。

20世纪60年代,因为一部喜剧电影《乔老爷上轿》的上映,中国出现过成百上千位“乔老爷”,而乔羽是其中叫得最响、最亮、最长久的那位。这个“雅号”,连周恩来总理都认可,他曾当众亲切地称乔羽为“乔老爷”。

2009年,乔羽在家乡山东济宁。光明图片/视觉中国

年轻时,乔羽挺拔英俊,宽肩厚背,大头方耳,典型的山东俊小伙,配上一身土黄色标准军装,风风火火。晚年的乔羽像棵不老松,健康茁壮,老当益壮,精神焕发。

但乔羽毕竟老了,八十老翁矣,渐渐地,背已驼,发已褪,额头愈发显得光亮前突,弯眉笑眼,慈眉善目。乔羽心态好,笑看世界,慈看人间,歌颂慈爱,歌唱祖国。

记得第一次见乔羽是金曼和守弟带我去的,我比守弟大五岁,他们称我为大哥。乔羽见到我们来,热情招呼着,一口浓重的山东济宁口音。虽然数十年过去了,但老人家乡音未改,他拱手道:“是大哥吗?大哥快坐!”慌得我赶忙过去抱拳施礼,连呼:“不敢,不敢,您是前辈,是我敬佩的老前辈。”

没想到,乔羽微笑着竟然用两句山东名剧的戏腔道:“大哥此言也不当,前辈不能呼大哥?”一下子,我们就熟了。

乔羽真是语言大师,两句戏腔能铺搭万里隔阂。这是一种工夫。

乔羽喜欢喝酒,八十岁的老爷子,三十年的老白汾酒能饮多半瓶,这让我想起李白的《将进酒》,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

乔羽无愁无忧,有诗有歌有酒有情。话题就从汾酒说起,就从山西说起。他那时喝酒有讲究,举杯为敬,碰杯必干,有一种按捺不住的豪气。

乔羽对我们说:“看过《我们村里的年轻人》吧?山西是个好地方,从太原到汾阳,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,酒都没能喝到心上,写不出首好歌,一是交不了账,主要是愧对山西父老乡亲,1961年还在困难时期,顿顿都给你斟上汾酒,你能不热血沸腾?”

乔羽端起那杯汾酒,眯起两眼,弯起双眉,像凝望前方,又似回首往事。脸上渐渐凝重起来,但那也仿佛只是瞬间。他放下酒杯,仿佛放下了岁月,右手两指轻叩桌面,很有滋味地唱道——

人说山西好风光

地肥水美五谷香

左手一指太行山

右手一指是吕梁…………

我跟着和道:“站在那高处望上一望,你看那汾河的水呀,哗啦啦地流过我的小村旁。”

乔羽爽朗地笑了,我们也都舒心地笑了,那笑声还真像汾河的水,哗啦啦地流过我们的心。

乔羽还给《汾水长流》中作过一词,当年唱得也满天红霞满天彩。那歌、那曲、那调、那腔,让我这个在山西生活工作过三十年的人由衷赞美,真心喜欢“汾河流水哗啦啦,阳春三月看杏花,待到五月杏儿熟,大麦小麦又扬花,九月重阳你再来,黄澄澄的谷穗子好像狼尾巴。”

乔羽的歌怎么能不让人拍手叫绝?怎么能不让人满斟高端一饮而尽?乔老爷真豪情。

“那年月咱理解,我一共得到两瓶汾酒,宝贝似地拿回家,那就是全部"稿酬"。”乔羽说,“我到杏花村,未进"村",心先醉。那天喝了多少酒,我心中有数,至少在一瓶老汾酒以上,喝也没白喝,酒醉才有诗。”

乔老爷就是乔老爷。

我们这代人是唱着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度过幸福的童年的。这首歌可以说终生不忘,无论何时何地,想唱就唱,感慨岁月,感慨年华,感慨韵光,歌词更是脱口而出——

让我们荡起双桨

小船儿推开波浪

湖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

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…………

那年,乔羽27岁,正精神振奋,意气风发,挺拔英俊,才气横溢。一开始为电影《祖国的花朵》配歌,并没有没找他。后来,因为各种原因配的歌都不尽理想,才找到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而给他的时间只有一周至十天。

谁也没想到,乔羽三天出词,一炮而红,直到如今,当年的少年都唱成了老头、老太太。但歌未老,曲未旧。现在,在北海公园西边雕有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的铜雕塑,走近一看,一股无限亲切、熟悉、幸福的金色童年之感油然而生,仿佛伴随着那歌声,那段最美好的时光又重回身边。

27岁那年,乔羽娶的亲,“上的轿”。夫人佟琦当年只有17岁,却毅然决然嫁给他。友人曾经问他:“是你追求的佟琦?还是她追求的你?”乔羽对我说:“一看提问的那人就不是记者。哪有当着夫人的面这么问的?我当然立即回答,是我追求的夫人。”

乔老爷无时不幽默。

说实在的,当年第一次见到佟琦时,着实把我吓了一跳。她身上除了具有雍容华贵的气质外,穿戴打扮全然不像一位年近七旬的“老太太”,一头漆黑的卷发,且是钢丝爆炸型,戴一副宽边厚沿的反光墨镜,手腕上一块全黑无框大幅手表十分显眼,左手无名指上一颗硕大的戒指,前排开扣短臂长条裙,俨然雨果笔下的法国贵夫人。

再看乔羽,淳厚纯朴,衣着宽松,仿佛是两个世界走出来的人。

佟琦很自信,她会很自得地看着乔羽。她说:“当我决定嫁给他那时起,我就认为他能行,靠得住。”

“佟姨”,看别人都这样称呼她,我却一直呼之夫人。她很得意地说:“现在热播格格戏,真正活着的格格在这儿!”她用修剪得极讲究的手指指点着自己。

我十分佩服佟琦的眼光,用她十足的京腔京味的话说,“自嫁给乔羽,便不再走向社会,不做任何工作,一心一意守着香巢,因此,外面的任何风吹草动统统和我无关。”

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春夏与秋冬。我明白了,佟琦保养得那么好,和她几十年没受过任何罪有关。她是那个时代中国女人中独一无二的。

有些友人笑问佟琦对婚姻的看法。她言之:思想自由,行为规范。而这个问题抛给乔羽后,他答道:“听过毛阿敏唱的《思念》吗?那是我写的,"你从哪里来,我的朋友,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……"“佟姨”挺神,乔羽更神。

新华社的李彦是位有心人,对军人有着特殊的情感。他曾把20多位大家、名家唱的各种版本的《我的祖国》(电影《上甘岭》主题曲)收集起来。我从深夜一直听到黎明,久久不能平静。

每每说起《上甘岭》,每每说起《我的祖国》,乔羽都会激动,仿佛半个世纪前的一景一幕还犹在耳边,犹在眼前。

为《上甘岭》写歌词那年,乔羽刚满29岁,抗美援朝刚刚结束二年,战争的硝烟尚未退尽,志愿军烈士的英雄事迹深深打动着这位词人。领命以后,乔羽心中既激动又忐忑,这一次,他又是替补上阵,前面几位名家写的词都没能过关。

乔羽眯起眼睛,不再微笑,他仿佛看穿了岁月,看见了昨天。这是乔羽写过的一千多首歌中最犯难、压力最大的一首。时间紧、任务重,课题重大,一道一道指示,一个一个命令,接踵而至。乔羽说,当时他突然感到自己不会写歌了,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。

“索性不去想歌了,我躺在床上,脑海中像回放电影一样,"过"志愿军英雄的故事。"过"得我热血沸腾,"过"得我心潮澎湃,"过"得我几次热泪流。”终于,乔羽的激情像喷薄的火山,他躲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,用他自己的话说叫“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”,排除一切外界因素,一挥而就,一喷万丈,一涌而成——

一条大河波浪宽

风吹稻花香两岸

我家就在岸上住

听惯了艄公的号子

看惯了船上的白帆…………

当乔羽听到郭兰英在试唱《我的祖国》时,他激动得不仅双手,甚至全身都在颤抖,两颗热泪悄然流下。只有她,只有郭兰英,才能唱出《我的祖国》的内涵、情感、激情、生命。

乔羽和郭兰英早在1948年解放军围攻太原城的前线就相识了。那年冬天,在山西晋中寿阳县一个小山村里,郭兰英曾为一位普通的老乡演唱,她唱腔高扬、激越、清亮、甜美。这一唱,招来了那么多乡亲,那么多部队,甚至把前线的枪炮声都压住了。

乔羽当时就想,有着一日,一定为郭兰英写一首革命歌曲,叫她唱遍唱红整个中国。许多年过去了,乔羽依旧满怀深情地回忆着那段烽火连天的战斗友谊。“与君少小便相知,正是烽烟漫天时。三十五载歌未歇,相逢却看鬓边丝。历尽艰辛见精纯,高台不负老艺人。但为生民传心事,穷乡僻壤俱知音。”

如今,《我的祖国》六十年不衰,六十年不老,越唱越红,越唱越亮,唱遍祖国大地,直到祖国的南海岛礁。我曾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和近万人一起高唱《我的祖国》,“朋友来了有好酒,若是那豺狼来了,迎接它的有猎枪……”

2008年,钓鱼台国宾馆邀请乔羽去写国宾馆歌。他请我们几人去品尝钓鱼台国酒,也由此激发一下创作灵感。

钓鱼台的夜晚真静真美。据说,此湖有金色大鲤鱼,借着皎洁的月色仿佛看到了波光闪动,水纹鳞鳞。酒助诗情,酒助谈锋。

80多岁了,乔羽依然精神矍铄,才思敏捷,挥洒自如,谈锋犀利。迈过八十大寿的门槛,乔羽酒兴不减,酒风不改,只端前三杯相敬,敬则必干,以后便随意,不再干杯。

乔羽说:“济宁也有一种高粱酒,好喝不醉人。喝酒和作曲一样,有时候也难,醉也分畅醉、苦醉、闷醉、劝醉、自醉,好比做文章,有时候下笔就是千言,有时三天两夜也憋不出一行字来,能憋得你六神无主,坐立不安,七上八下,神魂颠倒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我们问。

“因为交不了账。”乔羽又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幽默。

那一夜,乔羽格外精神,满面红光,“佟姨”也高兴,时不时地插话调侃几句。

乔羽说:“1984年,中央电视台让我写首春节晚会歌,不少人为我担心,为春晚写歌不是好玩的。我反倒放松了,放下了,一身轻,《难忘今宵》那首歌真是一点劲都没费,喝着酒就哼哼出来了。”“佟姨”便随着哼着唱出来——

难忘今宵

难忘今宵

无论天涯与海角

神州万里同怀抱

共祝愿祖国好…………

这首歌一下子唱红了几代人。乔羽说他也没想到。

乔羽说,他这一辈子喝过多少酒?见过多大的酒阵?恰好似滚滚长江东逝水,但有一次却刻骨铭心,让他终生难忘。

那是抗美援朝志愿军从朝鲜凯旋,周恩来总理在北京举行盛大招待会,欢迎志愿军的英雄模范。那么多英雄将士,都是浴血奋战的英雄,每位英雄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事迹。当时,总理摆了一百桌,带着各方人士给英雄们敬酒,每桌都要走到,酒是代表祖国人民敬的,桌桌都要敬到,一桌也不能漏,一桌也不能偏。

“那些可都是出生入死,为祖国、为人民拼过命流过血受过伤的战斗英雄,酒都敬得认认真真,毕恭毕敬。敬到最后一桌,只有两个人还能始终如一,唯周总理与吾也!”我们听得心潮澎湃,热血沸腾。一齐再为英雄敬酒,也为乔老爷的万丈豪情举杯。

那一晚,钓鱼台夜空如水,月色如图,清风徐来,诗情酒意齐下。我们一起吟唱:“告别今宵,告别今宵,无论新友与旧交。明年春来再相邀,青山在,人未老。”

(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)

《光明日报》( 2017年07月10日 16版)

作者:2017年07月10日 16版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天津白癜风早期症状